每天分享大量最新秒审核下款口子,帮助更多需要贷款的人找到最新口子

托管方定义(托管班还能开吗)

托管方定义(托管班还能开吗)插图

校外托管上次成为行业热点是在2016年。当年11月18日,儿童教育托管机构可爱学(前身为“请他教”)宣布获得B1轮融资,融资金额未披露,由知名演员章子怡领投,某上市公司、梅花创投、吴世春等跟投。

可爱学成立于 2015 年,其主营业务是为 3-12 岁的小学生提供课业辅导、习惯培养、兴趣培训等服务。

现如今,校外托管再一次成为行业关注点,“双减”政策下,校外托管成为K12转型的救命稻草之一。

一时间,北京、杭州、兰州、南昌新东方分校均上线校外托管服务。

好未来旗下彼芯课后成长中心在北京已经布局两家,并宣布将大举进军校外托管。

学大教育在成立20周年之际,也宣布进军校外托管。

为何K12巨头同时将目光聚焦在“校外托管”业务上?被瞄准的校外托管市场,还有哪些痛点亟待解决?未来的校外托管会是一片红海吗?

何为托管,管什么,怎么管?

由于小学年龄段放学早,作业需要回家完成,但是双职工家庭很难有时间辅导,还有相当大一部分家长没有能力辅导作业,校外托管业务应运而生,其特点是,一周见面频次多,相处时间长,和客户关系好,主要针对小学年龄段。

从业务层面来看,目前多数校外托管机构以To C的方式开展业务,以新东方开设的课后托管业务来看,其服务包括6个方面,分别是安心接送、营养餐食、作业辅导、课后反馈、课后拓展及学习规划。好未来的彼芯课后成长中心则先由学生自主做功课,再自主订正,最后由老师手把手辅导,旨在培养学生的习惯体系,服务对象主要面向小学生及其家庭,服务时间为周一到周五15:30-20:00。

同时如果当地公立校有需求,也有托管机构做B端的课程进校服务。值得注意的是,托管课程进校一般是与政府部门合作,机构可以使用学校的场地、设备,也不用担心获客问题,因此需要调整原有的课程价格,既给了机构宣传自己的机会,也能满足校方和家长的需求,但也会面临账期长、回款慢的情况。以青岛为例,据齐鲁壹点消息,9月份开学第一天,岛城中小学校内课后托管同步展开,目前小学的课后托管大都分为免费托管和引入第三方机构两种托管方式,初中则以免费托管为主。

校外托管机构的成立,解决了中小学生校外生活和教育的难题。但在提供方便的同时,也暴露出许多隐患和问题:

一是由于托管机构是近十年来才逐步发展起来的新生事物,基本都是位于住宅区的“家庭式”托管班,其性质界定不明晰,所以目前没有一个部门有依法对学生托管机构进行登记的权限,工商、教育、卫生、消防、建设部门也未获得相应法律授权的管理职责;

二是目前校外托管行业仅有少数省市出台相关政策,睿艺通过查看教育部10年内发布的关于校外托管的文件,仅有部分地区颁布过一些管理制度,如贵州省贵阳市教育局2008年牵头制定了《贵阳市社会力量办午托机构管理实施意见》,主要针对食品安全、业务审批、综合治理方面做出规定。但国家层面尚未有规范文件出台,因此托管行业制度尚未形成规范;2019年,深圳市人民政府发布了《深圳市校外托管机构管理办法》,规定校外托管机构开展教育培训活动的,按照校外培训机构的有关规定执行,校外托管机构提供餐饮服务的,其从事餐饮服务的工作人员应当依法取得健康证明后方可上岗,并每年进行健康检查,同时对食品卫生安全、建筑消防安全等方面作出了规定。

三是目前托管机构的准入门槛相对较低,在审批运营资质时,如含配餐的托管机构需要办理卫生许可证、正规运营的机构则要办理相关的营业执照、消防证等,多数机构是在打“擦边球”的。

业者对校外托管的看法不一。有业者认为,中国目前已经有1亿数量的小学生,5000万数量的中学生,这一市场容量和用户需求是切实存在且非常可观的,因此校外托管可以像教育培训机构一样,向高端化的方向发展;但同时也有业者表示,虽然校外托管领域发展已有多年,但各地多是从“小饭桌”的形式发展而来,本身体量较小,盈利空间也相对较小。一位从业10多年托管的业者向睿艺表示,放眼整个托管行业,基本是以区域型、点状式分布在学校周边,很难出现像新东方、好未来等头部机构。

再加上,目前国家在大力推广校内托管,未来市场发展格局尚不明朗,因此对于市场前景持观望态度。

“双减”之前,公立校的课后托管已成标配

今日教育部新闻通气会发布的数据显示,截至9月22日,全国有10.8万所义务教育学校(不含寄宿制学校和村小学)已填报课后服务信息,其中96.3%的学校提供了课后服务,有7743.1万名学生参加了课后服务,学生参加率85%,其中有71.2%的学生每周5天全程参加。

其实早在2012年,南京市就开展小学生“弹性离校”试点,主要依托学校为放学后确有困难的家庭提供托管延时托管服务,2017年该市在所有小学全面推广,全市每学期有8万多学生免费参加学校开展的“弹性离校”,所需经费由市区政府纳入年度财政预算。

2018年,时任教育部部长的陈宝生在两会记者通道接受记者采访时,也提到课后3:30的问题,并且进行了小范围试点,之后一点一点往前推进。2018年12月,浙江省教育、发展改革、财政、人力社保等四部门联合出台了《关于进一步规范小学放学后校内托管服务工作的实施意见》,2019年开始,小学放学后托管服务在全省所有县(市、区)铺开。目前,全省 90%的非寄宿制小学开展了托管服务,192.6万名非寄宿的小学生参与校内托管,占学生数的61.8%。

有业者表示,也正是从这时起,校外托管行业便已经开始进入下半场:全国部分省市公立校试点课后三点半,当地托管机构开始出现招生难、经营不下去,逐渐萎缩并退出。如山东省、河北省、陕西省。

此时,全国其他地区虽然也有开展校内课后服务,且对于校外托管机构的规章制度一直未能完善,但市面上仍有大量正规的校外托管机构存在,家长也愿意为其买单。

根据睿艺在今年4月份通过实地调研的形式走访的北京几家专门从事课后托管的机构后发现,当时学校虽已开设课后托管,但并没有太多学生参加,因此家长仍然愿意为校外托管买单。北京市西城区师范学校附属小学旁的一家托管机构表示,尽管学校开展了课后服务,学生的托管时间缩短了一小时,但收费并没有下降,生源也没有减少。北京市定安里小学附近的一家托管辅导中心负责人也表示,“课后三点半”对他们造成的影响不是很大,家长考虑到孩子的安全问题和作业辅导问题,还是会选择校外的托管机构。

且通过当时对家长进行调研得出,大部分家长没有参加学校社团或校内托管,原因一是家里有人接送,不需要考虑孩子放学无人接送问题,二是因为家长对校内的社团活动品质不满意。

时间仅过去5个月,当睿艺再次联系到托管机构负责人时,他们则发出惆怅:9月份新学期一到,校内课后服务几乎成了学校标配,且“留住学生”也成了学校的硬性指标,因此在课后服务方面也有了一定的更新和提升,对校外托管机构确实形成了一定的影响。

双减还带来的另一个影响则是限制托管内容,此前部分托管机构根据学员需求会开设讲课、辅导等学科类课程服务。但双减之后,进行学科类服务的可能性几乎为零,在此政策环境下,校外托管机构就要顺势对课程及服务做出调整,从讲课转变为个性化服务,从单纯辅导作业转变为总结学习规律,这就对校外托管机构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托管方定义(托管班还能开吗)插图(1)

赞(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团团金服 » 托管方定义(托管班还能开吗)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