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天分享大量最新秒审核下款口子,帮助更多需要贷款的人找到最新口子

贝店是移动电商平台嘛(贝店开店怎么样)

贝店是移动电商平台嘛(贝店开店怎么样)插图

文/葛煜

编辑/大风

近日来,“贝店维权”事件一直在发酵。贝店是贝贝集团在2017年推出的社交电商平台,曾获众多知名资本的青睐,日前因拖欠结款被上百名维权人上门讨债。

8月11日下午三点左右,杭州下起了淅淅沥沥的小雨。此时此刻,仍有诸多维权者聚集在贝店的大楼里迟迟不愿离去,“现在的心情就是着急和无助”,站在贝贝集团门口的一位商家告诉锌财经。

“他们(贝店)说这周五会给个回复”,其中一名商家称,这是众多维权者多日来所争取到的最新进展。“可这只有一个答复,并不是付款方案”,对于贝店的官方回应,很多维权者的心里充满着不满,也并不期待这一天的到来。

贝店是移动电商平台嘛(贝店开店怎么样)插图(1)

贝店的公司门口大门紧闭

据锌财经了解,这些维权者都是商家、厂家与供应商。他们当中,有的已经连续二十多个日夜守在贝贝集团楼下,只为了讨回属于自己的款项。这些上百名维权者来自深圳、广州、河北和上海等多地,在此之前,他们还自发组建了维权群,目前四个维权群全部满员。

在维权群里,他们将各自的拖欠款项事宜汇总制作成了一份Excel表格,上面列举了详细的公司名称、入驻事件、拖欠时间以及拖欠金额。根据不完全统计,这次贝店涉事金额在1亿元左右,而这个数字每天都在以千万元的数字在增长。

“现在只是一个开始”,在场的一位商家告诉锌财经,截至目前,还有更多的商家在赶来维权的路上。

只能上门维权

据锌财经现场了解,维权者被拖欠款项主要集中在七月份,期间他们曾尝试与贝店交涉,却一直没能得到明确的解决方式。

上个月,张明发现贝店存在拖欠自家结款的行为,作为公司的运营主管,他立刻在贝店的商户群里向小二询问具体原因,小二给出的第一次答复是“账单因为技术原因还没出来”。确定小二会将问题反馈上级后,张明决定相信贝店,继续等消息。

过了几天,张明再次询问小二进展,得到的是“我也不清楚具体情况,会如实反映上去”的官方说法。即便觉得这个回复没有实际性的意思,张明依旧天真地相信贝店会解决这件事,谁也没料到,贝店就再也不解决了。

贝店是移动电商平台嘛(贝店开店怎么样)插图(2)

贝店的前台,看起来很冷清

将近三十多天的漫长维权时间里,大多数商家对贝店失去了信任。

“事实是,都到这个时候了,贝店的老板都不肯露面”,张明告诉锌财经,他听说贝店有专门来维权的人后,昨天一大早买了深圳到杭州最早的航班赶来这里。他所在的公司被贝店拖欠了十来万金额,一开始,各商户只是在贝店的群里吐槽被拖欠的事,随着人越来越多,维权的事也越闹越大。

坐在张明身边的,是刚从上海乘坐高铁赶来的王洋。他和大多数商家一样,听说这里有抱团的维权群就立刻没有顾虑地来了。“我中午还在吃饭的时候,刷抖音看到贝店出事了,饭都没吃完就赶来了”,王洋告诉锌财经。

贝店拖欠结款的行为,有些商家早有预料。

对于被贝店拖欠结款的事,王洋称他“预感很强烈”。今年年初贝店是10个工作日结款,接着王洋发现贝店到了3月份就将结款时间延长至10-20个工作日。这时,他嗅到了不对劲的苗头,而后贝店又将时间设置成20个工作日,直到5月份时间成为25个工作日,王洋意识到这里面一定出了问题,便叮嘱负责运营的同事不要再在贝店上货。

贝店是移动电商平台嘛(贝店开店怎么样)插图(3)

维权者的名单,图片来源:21Tech

在维权事件之前,王洋早早地结清了正款。“我知道贝店会爆雷,但我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他说,而王洋这次来是想要回保证金。

在场的商家还向锌财经透露,有理由怀疑贝店涉嫌故意诈骗。据了解,贝店在今年“618”的时候通知了很多商家参加活动,其中有商家卖了两百万的货,但目前提不出来。他怀疑,贝店是用这笔钱来供养新项目希美。

眼看讨债无门,他们只能远赴杭州上门维权,看到网传贝店资金链断裂的消息后,他们纷纷表示不相信这个报道,如果贝店倒了,他们也没有什么好处。

拖欠之外,还有推诿

“贝店拖欠结款这件事我心里有预期,但贝店的态度实在让人无法接受!”张明告诉锌财经,刚开始维权者来贝贝集团时,还会有工作人员登记接待,时间一长,贝贝集团任由事态发展,没有人出面解决。

这是张明第三次碰到平台拖欠结款,他第一次遇到同样情况是前年。那时。云集品拖欠了张明公司七八百万的资金,至今还有六百万没有追回。为了拿回款项,他们走遍了各种渠道,最后云集品宣告倒闭,其老板被判刑,只能走公诉程序。

这次遇到贝店拖欠结款,张明只能寄希望于走打官司的流程,但他心里也清楚,如果走法律程序,得等到猴年马月才能要回钱。

贝店是移动电商平台嘛(贝店开店怎么样)插图(4)

维权群里的聊天记录,图片来源:亿邦动力

“以后我们不会再入驻小平台了”,张明说,后面他们将考虑上淘宝和京东等更有保障的平台,虽然相应的费用会贵一些,获取流量的成本也较高,他们不想再“交学费”了。

但其实,在张明的心里,贝店一直不算小平台,这次踩坑后不得不避雷。

除了张明,当时在场的多数商家、厂家与供应商都像锌财经表明,他们能够接受贝店一时间拖欠款项的行为,但最令他们接受不了的是贝店的推诿。

“我刚来的时候,贝店还在接待,后来他们就各种推诿,不愿意出面解决”,供应商陈林告诉锌财经,他从二十多天前就从福建来到杭州,这期间他每天在贝店上班前到,在贝店下班后才离开。

不仅如此,在张林和其他维权者看来,贝店是“被政府和媒体逼出来的”,没有特别大的诚意。

据张林称,现在来现场的维权者骤减是由于前天政府出面调解,而在这之前,来贝贝集团公司楼下的维权者多达上百人。

前天,众多维权者在贝贝集团没能等到贝店的正式说法,随后到了区管委会也没能如愿解决。当时已经是下午1点左右,他们遂上访到杭州市政府,在派了5个代表与政府人员商议后,贝店的副总裁张龙珠才露面称会在本周五给一个正式的谈判。

贝店是移动电商平台嘛(贝店开店怎么样)插图(5)

贝店商家在与杭州市政府沟通,图源:壹览商业

这次贝店维权事件事发突然,维权者代表也是临时选出来的。据现场的商家称,维权者代表的条件是在杭州本地、能随时来贝贝集团,以及拖欠项目款在五百万左右的大笔金额等。

截至目前,贝店的老板张良伦都未曾露面,锌财经曾就贝店维权事件向张良伦与张龙珠提出疑问,但截至发稿时都未能得到对方的回复。

会是一件持久战

临近傍晚,在场的维权者渐渐散去,他们有的相约明天一块继续来贝店,也有的决定立刻就踏上返程的路。

至于留下来的维权者,对于到底还要在这呆多久,他们自己心里也没数。唯一可以肯定的是,接下来的日子他们会越来越难熬。

前几天,张林与其他商家一块在贝贝集团楼下拉起了横幅,但很快就被拉去了派出所教育了一番。之前,张林与其他维权者也被政府人员告知不要有大的动作,这样影响会不好。无奈之下,张林和其他维权者只能每天来到贝贝集团楼下坐等解决方案。

除了时间的流逝,维权者们在杭州的日常开销也是个令人头疼的问题。张林告诉锌财经,他与另一名同事带着任务来杭州,这里的物价比老家要贵很多,至今他们已经来了二十多天,背后的巨大压力可想而知。

贝店是移动电商平台嘛(贝店开店怎么样)插图(6)

商家在贝店公司拉横幅

更何况,现在正值疫情反复期,多数维权者称只能自己多小心注意,除此之外别无他法。

这些前来上门讨债的维权者们,大多是2018年左右入驻贝店,他们在闲聊期间也在讨论,除了贝店还有什么好平台能够入驻。在他们看来,贝店不会轻易倒闭,但他们要在这之前找到一条出路。

陈华告诉锌财经,“大概从今年开始,来自贝店的订单量就一直很低”,包括贝店传出裁员等消息他们也是有所耳闻。

最早,贝贝网(后改为贝贝集团)是资本的宠儿。那时,贝贝集团连续三年都在拿融资,其中不乏今日资本、IDG资本和高榕资本等知名VC的身影。而后沉寂三年,贝贝集团推出的贝店完成高瓴资本、红杉资本和IDG等知名VC的融资。谁也没曾想到,就是这样一个明星公司,会在接下来的互联网大变革中掉队,被奋起追赶的各路新对手包抄。

仓皇掉队的贝贝集团,现在又意图将贝店转型为淘宝、拼多多等外部电商的导流平台。王洋告诉锌财经,“早先的这批社交电商都在不断转型,我都觉得是一种套路了”,在不断的转型里,贝店的命运似乎昭然若揭。

贝店是移动电商平台嘛(贝店开店怎么样)插图(7)

贝贝集团的融资历程,数据来源:天眼查

就在今年3月,贝店隆重举行了“贝店×希美2021品牌春季发布会”。当时,张良伦在会上宣称“2021年贝店将 All in 希美,押注自有新品牌”。但在大多数维权者的眼里,他们很难理解贝店的这一行为,甚至觉得拖欠的款项是被贝店拿去为希美做嫁衣。

明天就是贝店与维权者正式商谈的日子,在这一天到来前,来杭州的维权者们都不知道事情将会走向什么方向。并且,在他们心里,都断定周五的商谈对于拖欠款项一事不会有任何实质性的进展,这让他们更加煎熬。

赞(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团团金服 » 贝店是移动电商平台嘛(贝店开店怎么样)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