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天分享大量最新秒审核下款口子,帮助更多需要贷款的人找到最新口子

云集微店的东西靠谱吗(云集微店的真实面目)

短短40秒,售罄25000斤滞销界首土豆;3个小时,卖掉10万斤洛川苹果;仅仅一天,卖出大希地牛排150万片……一家名为云集微店(简称云集)的电商,屡屡创造奇迹。

与此同时,它也正卷入一场涉嫌传销的漩涡之中。今年5月12日,杭州高新区(滨江)市场监督管理局开出的一张行政处罚决定书,针对云集2016年2月份之前的推广方式,处以罚款958万元。8月10日,云集微信公众号因违反微信平台有关规定而无法关注。云集被再度推上了舆论的风口浪尖。

公开资料显示,云集微店是一家成立于2015年的社交电商平台。加入云集开店需要交费398元,店主通过朋友圈分享推荐产品可以赚取提成,自己也能按会员价购买平台上的产品。平台通过精选产品,为入驻店主提供“仓储配送、品牌、客服、内容、培训、IT系统”等供应链服务。

云集微店的东西靠谱吗(云集微店的真实面目)插图

云集创始人肖尚略

近日,记者走进云集总部,试图了解一个真实的云集。

一个淘宝店主的转型

在位于杭州滨江区润和·信雅达国际27层的云集微店总部,400多人忙碌而又安静。公司门厅墙上的电子屏上,一组红色数字在不时跳动,“这是我们每天的实时销售额。我们7月份的销售款已经突破8.6亿。”云集微店副总裁张铁成曾经是阿里B2B部门业务发展部高级经理,2016年加入云集。云集吸引他的,不仅在于社交电商的前景,也在于对云集创始人肖尚略的信任。

云集的诞生,其来有自,并非偶然。

在许多淘宝店主眼里,肖尚略是个大咖级的人物。2003年非典期间,25岁的肖尚略从广东回到杭州,成立浙江小也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主营香水,并开始了他的淘宝生涯。

7年时间,肖尚略成为淘宝第一家三金冠店主(卖家获得好评超过200万笔),年销售额数亿元。

云集微店的东西靠谱吗(云集微店的真实面目)插图(1)

云集两周年活动期间,12小时销售破亿

2010年之前,对许多淘宝店主来说,是一个混乱的年代,也是一段美好的时光。可随着一批大型企业入驻淘宝以及淘宝商城的推出,中小店主的好日子不再。

在“阿里巴巴的竞价模式下,中小店主很难做,资源位没有、曝光机会没有,用户很难搜索到你。头部卖家倒是获得用户了,但是费用很高。”在淘宝日益做大的过程中,肖尚略也已完成了由一个纯粹的贸易商到拥有自有品牌商家的升级,但淘宝这种平台对中小店主的“不友好”让他感受尤深。

核心的问题,其实就是平台的流量越来越贵,中小店主已经无力支付。移动互联网带来社交电商的出现,被肖尚略认为是必须抓住的机遇,并开始了他的转型。

传销争议

2015年前后,肖尚略把重心逐步从淘宝移开,开始着手打造“云集微店”。“云集,就是云集资源。”在肖尚略眼里,最大的资源可能就是每个人的社交资源,或者用电商圈的话来说,就是一种流量。“每个云集店主都是一个自媒体,能自己解决流量。虽然每个店主流量不大,但汇集起来很庞大。”

“就像分众传媒,每台电梯电视覆盖的人数很有限,但是汇聚起来,就能产生巨大的影响力。”张铁成并不避讳,云集模式的创新,有着分众传媒的影子,与山姆会员店的会员制、安利的销售模式也有相似之处。

后两者恰恰是云集惹来争议的地方。

云集微店的东西靠谱吗(云集微店的真实面目)插图(2)

云集微店新天地客户体验中心

根据禁止传销的相关法律法规规定,只要同时具备以下三点就可断定涉嫌传销:一是交纳或变相交纳入门费,即交钱加入后才可获得计提报酬和发展下线的“资格”;二是直接或间接发展下线,即拉人加入,并按一定顺序组成层级;三是上线从直接或间接发展的下线的销售业绩中计提报酬,或以发展的人员数量为依据计提报酬或返利。

简单讲,只要具备“交入门费”“拉人头”“组成层级团队计酬”就可认定为涉嫌传销。

“开店服务费目前占我们营业额不足10%。”张铁成认为,传销组织靠人头费生存,而云集是在销售货真价实的产品,收入也主要来自销售产品,两者有着本质上的区别。

在记者问到云集未来会不会取消会员费时,肖尚略不假思索,“不会”。

“为什么?”

“因为人性。”

在2015年刚刚推出后的测试期间,在云集开店几乎是零门槛,云集由此也迅速获得了6000多个店主,但问题是活跃度不高。肖尚略想到一个解决办法:收费。费用并不高,效果却立竿见影,僵尸店主大幅减少。当然,这部分营收还能支撑起云集的地推费用。

云集早期的店主积累,很大一部分来自线下地推:商场、幼儿园门口、写字楼的食堂……都是云集的地推场所。激进的地推模式,让云集在短期内招募了大量店主。到2016年2月,云集店主数量突破了30万人(现已突破180万人),但也换来了一张上文提及的958万元罚单。

对此,肖尚略8月15日发布长文《初心不改,坚定前行》进行回应。他在文中表示,2016年2月份,在监管部门的指导下,云集对过去存在争议的部分进行了彻底整改。在此后的18个月,云集微店实现了更高速、也更健康的发展。整改后的云集,跟相关法律法规所禁止的传销有着本质区别——传销是一种商业欺诈行为,扰乱社会经济秩序,影响社会稳定;而云集顺应共享经济发展趋势,众包消费品的推广和零售,在这个过程中推动了中国本土消费品品牌升级,带动了农产品高效上行,正创造越来越高的社会价值。

记者也就云集的运营模式咨询了有关专家。专家表示,网络传销的形式很多,认定非常复杂,但是只要是传销,本质最终都是欺骗,要么不销售实际商品,要么商品的价格远超乎实际。

浙江省工商局经检处副处长陆立权透露,“工商部门2016年起开始调查‘云集微店’案件,因以往没有同类案例,关于传销性质的认定也需要慎重考虑以及多部门协调,所以于今年才作出处罚决定。”他表示,工商部门在进行处罚的同时,也对“云集微店”提出整改要求,“2016年2月后,云集的模式的确在改”,“网络传销的认定需要非常谨慎”。

云集初心

在采访中,不论云集上下,谈及云集的初心,记者都能获得同一个答案:帮助更多人用最简单的方式开店创业。

“开一个传统网店,门槛并不低,进货最起码花个一二十万,进完货之后要拍照片,东西卖出去要打包发货,有售后问题还要做客服。开好一个店,几乎一个人要全职,生意稍微好一点,全职都不够,一家人都要跟着干。”

“在云集上开店,店主只需扮演导购员角色,销售之外的所有环节,包括货源组织、客服、内容、仓储配送、售后服务等,全由平台承包。”张铁成认为云集对许多人有吸引力。肖尚略将他们归纳为“闲人”:宝妈、商场导购、淘宝中小店主等等,其中女性占比超过7成,在家带孩子的宝妈比例将近一半。

对“闲人”们来说,在云集做店主非常省心。销售之外的环节不用操心,在销售环节,云集也为店主统一制作传播文案、海报、视频,促进销售转化。店主要做的,往往就是转发。

当然,与其说这是一种乐于助人的初心,不如说更符合双赢的商业逻辑。云集看中店主的自带流量,店主看中云集提供的供应链服务。

受益的一方,还有中小品牌供应商。

作为云集核心供应商之一的杭州天狗网络有限公司总经理吴雪告诉记者,云集的供应商团队一经云集筛选后,会相对封闭,这样既避免了无序竞争,也能帮助很多中小品牌成长,给了许多产品很好、但没有实力搞恶性竞争的企业一个健康的销售渠道。“大希地牛排质量很好,但是没有云集,一度都活不下去。”

多方共赢的基础,可能就是云集平台上相对固定的消费群体——店主,或者说,是这种模式下店主对平台的信任。只要平台用卓越的供应链服务来维护好店主对平台的信任,供应商珍惜这一平台的销售渠道,确保提供质优价惠的产品,云集就能够稳定发展下去。同样,信任一旦瓦解,平台就会崩溃。

牛刀小试

云集人最为津津乐道的,是短时间内创造的一个个销售奇迹。通过电商语言的包装,他们称之为“脉冲式流量供给”,并认为是云集的一大创新。

在记者看来,这更像是基于社交的电商通性,同舆论的潮起潮落一样,都是源于人的关注力间歇性聚焦的特性。不同的是,基于平台的互信,云集可以一次又一次引导需求集中爆发,从而控制这种“脉冲式流量供给”为其所用。

云集微店的东西靠谱吗(云集微店的真实面目)插图(3)

滞销的界首土豆通过云集供应链即将走向千家万户

“我们这种脉冲式的流量供给,特别适合轻度沟通产品的销售,比如农产品。”张铁成所说的轻度沟通产品,是指不需要销售者花费太多时间同消费者沟通的产品。简而言之,是好是坏,一看一尝基本便能做出判断,朋友间的推荐就显得特别有效。

为此,今年5月云集联手浙大CARD中国农业品牌研究中心,共同发起“百县千品”项目,计划在3年内,与地方政府合作,培育孵化100个县域地理标志农产品品牌,并通过云集平台销售。在肖尚略心中,这是云集微店响应中央精准扶贫工程“电商扶贫”号召的一个重大举措。

截至目前,“百县千品”项目已经小试牛刀,推出的四组产品:安徽界首土豆、福建武平芙蓉李、广西百色桂七芒、江西婺源皇菊,都已取得骄人成绩。

采访结束时,记者再度提起最近的舆论风波。“我们在做对社会有价值的事,没什么好担心的。”肖尚略一脸平静,一如此时窗外奔流不息的钱塘江水,波澜不惊

赞(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团团金服 » 云集微店的东西靠谱吗(云集微店的真实面目)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